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的位置: 首页杭州新闻正文

26岁癌细胞骨转移 王翠:我想在这世界站立着

分享到:

发布日期:2011/7/3 13:41:00 来源: 作者: 点击:0

昨天,邵逸夫医院住院部,男友朱广龙在帮王翠梳理头发,照顾细致入微,让她心里很是满足。魏志阳摄浙江在线07月03日讯昨天,记者的同事接到了大学同学一个电话,同学叫洪钰,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的目的是求助。“她开朗、大方,非常优秀,当时还是保送的浙大研究生

昨天,邵逸夫医院住院部,男友朱广龙在帮王翠梳理头发,照顾细致入微,让她心里很是满足。魏志阳摄

浙江在线07月03日讯昨天,记者的同事接到了大学同学一个电话,同学叫洪钰,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的目的是求助。

“她开朗、大方,非常优秀,当时还是保送的浙大研究生,我们从来没有把她当成特殊人看待,命运怎么会这么残酷?有没有人能帮帮她?”洪钰是王翠的研究生同班同学,那时候,王翠是班里的班长。

洪钰说,读研时,大家曾一起去K歌,一起在开心网上转帖、留言,那时候虽然听到过王翠生病的事情,但根本看不出来她跟大家有什么不一样,她很爱笑,很坚强。

昨天下午,记者与洪钰一起去了邵逸夫医院,在医院病房里见到了这个乐观坚强的女孩王翠。

躺在病床上的她瘦瘦小小的,看样子不会超过90斤。

“这么热的天,谢谢你们赶过来。”王翠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声音很温柔,脸上带着笑。

王翠的老家在湖北襄樊,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2003年,王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浙大中文系,担任班长一职。大学里,她开朗和善,同学和老师们都很喜欢她。因为优异的表现,王翠被评为校级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干部,2006年9月,她还获得了保送读研的资格!

这之前的道路,似乎太过顺利。2006年10月,王翠获得保研资格后的第二个月,她终于知道了命运是何等的残酷。21岁,这样的年纪,她被查出了乳腺癌!

癌症发现的时候是二期,生存几率很高。王翠很勇敢,也很坚强,她住进了医院,进行了手术。为了生存,她被摘除了一侧乳房……

“对这个世界真的还有好多眷念,至少在我眼里,它依旧是那么的五彩缤纷,那么的温情脉脉,我想在这样的世界里站立着,所以我依旧在笑……”2006年11月,王翠曾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就是这份坚强,支撑她走过了从2006年底到2007年初的6次化疗。

一边化疗,一边上课,就这样,一直坚持到2007年大学毕业。

26岁的你在做什么?26岁,这样一个美丽的年纪,也许你仍在学校读书,也许你初入职场,也许你已经收获一份浪漫的爱情,也许你已有了自己的家庭……

但,这样美丽的年纪里,她,研究生毕业后工作的第二年,再次查出了癌细胞。5年前,21岁,她被查出了乳腺癌,为了生存,摘除了一侧乳房;5年后的现在,26岁,她又被确诊为乳腺癌骨转移。

面对高昂的医药费,她曾想过放弃治疗,但在男友的支持下,昨天她终于住进了医院,但医药费仍旧没有着落。

她叫王翠,1985年出生,2003年考入浙大,2007年保送浙大研究生,今年5月之前,她在浙大航空航天学院工作。

对于王翠来说,在浙大读研的那段日子是最美的一段时光。

2006年的时候,王翠曾强忍着泪,决定“以后都一个人过,好好赚钱,好好孝敬爸妈”。

2009年春天,王翠读研二的时候,她收获了一份惊喜,一份醇美的爱情。

王翠的男朋友叫朱广龙,现在是浙大哲学系博士生。

“最早见到她是在2008年,那时候我研一,她研二。”朱广龙说,他们在食堂里相遇,自己的同学是王翠的朋友,王翠的舍友是自己曾经的校友。

“她的性格特别好,跟她在一起总是很开心。”渐渐了解后,朱广龙试着约王翠出来散步、聊天,但他发现,王翠似乎一直在躲避。

终于有一天,王翠向朱广龙坦白了自己的病情,怕自己的病情会拖累他。

“她的这份真挚更加打动了我。”朱广龙说,在他眼中,王翠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孩,她举止温和,脸上永远是微笑,仿佛命运一直厚爱她,从来未曾给予她丝毫的病痛。

2009年国庆节,朱广龙跟着王翠回了湖北襄樊老家,王翠的父母都对这个小伙非常满意。去年春节,王翠跟着朱广龙回了山东老家,朱广龙的父母也特别喜欢这个开朗活泼的“准儿媳”。

就在前段时间,两个人还做好了打算,今年就去领结婚证!

“谁能想到,命运像是开玩笑般……”朱广龙说,今年4月份,王翠经常感觉肩膀痛,他们一直以为是肩周炎。5月,去医院检查后噩耗传来:乳腺癌骨转移。

咨询了几名医生,都说需要进行化疗。“有一种进口的药,说是效果很好,但价格很贵,将近两万元一支,3个星期就要用一次。医生说,如果顺利的话,大概要打一年。”朱广龙算了算,单单这一种药,一年的费用就要20多万。

“我博士还未毕业,她工作未满一年,每月薪水不足两千,我们两个都来自农村,双方家庭都无力承受高昂的费用。”朱广龙说,5月份的那段时间,王翠曾经想过要放弃治疗,她决定用“意念疗法”,每天早晚,各绕浙大西溪校区走10圈。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两个星期后,王翠负重的胳膊消了肿。但上个月开始,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疼痛让她整夜睡不着。

“作为她的男朋友,我从未想过医疗上的放弃。”朱广龙说,上个月底,他终于说服王翠再去医院治疗。

这段时间,也陆续有同学、朋友将他们的事情发在网上,现在,他们已经募得3万多元的捐款,但这些对于后续的治疗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王翠的同学郑颖曾经安慰她:“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乐观、坚强。”

但现在,王翠最需要帮助的就是治疗资金的问题,有了这笔资金,她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我依旧在笑

24岁意外收获爱情

想过放弃治疗改用“意念疗法”

王翠:我想在这样的世界里站立着

朱广龙:本打算今年就去领结婚证

18岁考进浙大,

21岁确诊乳腺癌摘除一侧乳房,

22岁保送浙大读研,

25岁进入浙大工作,

26岁癌细胞骨转移……

链接

朱广龙的一封信(节选)

每一个人都有其生存的理由和尊严,生命鲜活、跳跃且有温度,我不希望看着心爱的女友因为没钱医治而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机会。多少次,我希望那个疼痛到蜷缩一团的人是我,如果痛苦可以被取代,我愿意取代王翠的痛苦。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在校学生,无法在短时间内凭自己的能力挣到60多万,我在此拜请各位,帮我们一把,您的滴水之恩,对我们而言都是再造之功。

王翠的一篇博文(2007年10月,查出乳腺癌后第二年)

活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同命运作斗争。我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的存在,但是我绝不认为命运决定一切。我想要有怎样的生活,无论怎样,都取决于我的努力。尽管可能会达不到目标,但是有这个过程就够了。只要不后悔,再傻再费力的事情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去做。

  • 0

    顶一下
  • 举报

  • 0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凯发娱乐 利来国际 博天堂娱乐 环亚娱乐 尊龙娱乐 凯时娱乐 亚美娱乐

      sitemap